湖北民族大学桂园在线
当前时间:
散文
当前位置 | 首页 > 校园文坛 > 散文

依然竹马识君初

时间:2016-03-20 20:33:54.0 作者:admin 来源:57196 阅读:

有人说,我们渐渐长大,却越来越面目全非。回首往事,把酒言完欢,把歌唱到醒
回忆是盛开着的纳兰花,总有一天,花会离开枝头但总有一朵,不悔从前,引得蝴蝶满庭绕。
成长就是一次次被岁月打磨,磨平棱角在这其中,我们多多少少忘了曾经的自己,或是被迫丢失了初心。《小王子》里的飞行员和来自B16星球的小王子在沙漠里的相遇,就是飞行员的一场童真追忆拾掇,是长大后的自己对童年自我的敬礼。
小王子的纯真和简单,一如曾经的我们。那时我们未染红尘的污浊,那颗心,是如琉璃般的透彻干净。春花,夏叶,秋月,冬雪,在光阴的流逝中我们不动声色成长,怕惊了初春树上的鸟雀,怕暖化了冬日的余雪。最美好的成长莫过于外身饱受风霜雨雪,心底却住着一个小王子。依然对纸鸢怀有暖意,那年的冰糖葫芦仍能勾起你的馋意,当年视为梦想的事情依旧清晰,这就是岁月赐予的最大善意。
 
我曾连续两个晚上,在华灯初上时分,与朋友相邀在闹市摆摊,完成似乎从儿时起就有的“梦想”。对,在我人生某一个点上,梦想不是当医生救死扶伤,也不是当教师三尺讲台,而是摆地摊卖我喜欢的小玩意儿。曾经一度痴迷三毛,是因为她身上我看到了自己。她小时候的梦想是拾荒,当一个流浪的拾荒者,然而多年以后,她虽没有成为拾荒者,“拾荒”却成了她余生最大的乐趣。而十年里数不清的旅程,无尽的流浪,坎坷的经历,成了她最吸引我的光芒。读书的乐趣就是在千百本书里找到志趣一样的人,做你梦中想做的事。
曾说过,诗酒趁年华,也只有在青春肆意的年纪才会这样固执地站在冷风中坚守。不是图利,只是为了完成童真我的那个梦想。站在繁华的闹市街头,看川流不息的人群,竟默默发呆,忽地就恍然出神。看着面前一张张走过的脸,或匆忙或喜悦或凝眉或木然众生百态,不过如此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,都有过不可一世的曾经。会有几人,历经岁月的打磨,现实的逼迫,还记得曾经的自己,保持着初心我试图在人群中寻找多年后的自己,未果,因为我不知道以后我会是何种模样
 
但我知道,终将老去。
老去后,愿遇一山,林泉有致,走在其间,背上似有琴,有风来弹。那就停下来,或坐或卧,看水澹澹,草木朗清。回到家中,小窗雅净,案几幽洁,仿佛身上染着清风,流着清泉。终是情怀自适,幽人一个,终是能于尘世而忘归,于劳碌而忘倦,于岁月而忘老。
去年腊月,跟着一个剧团下乡文化演出。第一演出,是在一块村政府前的空地上。那晚,风雪肆意,露天舞台,单薄的裙子,上台时看着底下打伞观看演出的乡亲们,突然就唤醒了年轻生命的蠢蠢欲动。胸腔那颗心有力地跳动,血管里流动着的热血,足以驱赶这严寒,让我挺直了发抖的身躯。头上飞扬的白雪,眼前明亮的篝火,台下热烈的掌声,交织成那晚最美的画面。这一次的义务演出虽不是我从前的梦想,但是和梦想着去乡村支教的意义相差无几。让我得偿在平凡活着的同时,腾出一点时间和精力,满足别人的期待,带给别人快乐的愿景
 
 
“细认双瞳点秋水,依然竹马识君初”最爱袁玫的这句诗。
是怎样的心性,才会历经坎坷而眉眼如初,还似未经尘世污浊那般干净。愿多年以后,你依然能认出我,眼里依然是我当年的模样。恰如春花秋月,一切依然。
荷风送香,竹露滴响,那些美好的相遇相识,从来不慌张。时间洗不去往事的清香,你染不上尘世的风霜。那些一起走过的路,多年后竹马路过;那些一起看的花,多年后开在你眼里。
   岁月渐深,我们一直蜕变,一路成长,我们心心念念的当初,酒器,盛着往事的老酒;是茶具,泡着一壶旧光阴;花瓶,插着一枝解语花;镜台,照着梅花妆。唯愿,万变,心依旧,依然竹马识君初。(责任编辑 田强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