湖北民族大学桂园在线
当前时间:
散文
当前位置 | 首页 > 校园文坛 > 散文

风雨微柔,相思依旧

时间:2017-05-18 19:20:26.0 作者:guiyuan012 来源:74277 阅读: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风雨微柔,相思依旧

    又是泪水打湿的梦境,又是依旧牵挂的思绪,我从梦境中走出,心又被拉至从前。微闭双眼,我又看到了你依旧旖旎的风光,是的,你的钟灵毓秀,一度让我心驰神往、魂牵梦萦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桃花红,红了那片山

    风来了,还夹杂着去年的绪风,抚在脸上,有一丝丝清凉。雨轻轻敲打着地面,敲出了泥土的芬芳,似乎还隐藏着淡淡的花香。孩子们放学了,三五成群,在蜿蜒的公路上跑着,跳着,“看啊,桃花开了。”女孩欣喜地指向身后的青山:山沟里,清泉汩汩地流淌,似在低吟浅唱;树枝上,芽孢羞涩地探出脑袋,孩子般可爱。今年的桃花开的格外早,是有意迎春,还是要给路人一个惊喜?放眼望去,“山上层层桃李花,云间烟火是人家。”这是乡村最自然、最普通的风景,却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。大片大片的桃花泛红了青山,如彩霞绚烂了蓝天。远远看去,竟花了眼,此刻,只想化作一只飞鸟,长久地停歇在花枝上,拥入这山的怀抱。细心的孩子发现了不远处那一枝半开的桃花,“桃花嫣然出篱笆,似开未开最有情。”粉扑扑的花苞似熟睡的孩子,让人想靠近,又不忍靠近,生怕惊扰了它的美梦。孩子们嗅着花香,载着春光,在斜风细雨中回到了家,家里有翘首以盼的母亲。再过两个周,花便谢了,“一番桃李花开尽,唯有青青草色齐。”自然就是这么奇妙,我们也不必惋惜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缓缓流淌的金钱河

     蜿蜒流淌的金钱河如飘逸的绸带装点着这片亘古不变的土地。轻舟载着我缓缓前行,三两只野鸭在水里游荡着,记忆中炎炎夏日的每个黄昏,爷爷便会牵着我,走过一段满是石子的小路。蝉儿慵懒地蜷缩在树干上,时不时鸣叫着,似乎在表示对夏天的抗拒。这时,太阳渔夫收网一般收起了最后一缕光辉,在岸上找个合适的地方,我们便开始了愉快的垂钓。“嘘,小声点,别把鱼儿吓跑啦。”爷爷微笑地安抚着好动的我,不知不觉,夕阳已经染红了半边天,我们又一次满载而归。爷爷将稍大点的鱼儿炸成面团,拖着长长的唤儿声,将我唤至跟前。小花猫嗅着鱼香过来了,喵喵地叫个不停,我吃着爷爷亲手做的美味,逗着花猫,呵呵地笑着,爷爷看着我,也笑了,花猫看着爷孙俩,仿佛也在笑。舟靠岸了,船夫唤我,才从事中回过神来。时隔十年之久,舟,依然来来往往,水,依然缓缓流淌,人,却老了一辈又一辈。最害怕时过境迁,物是人非一说,可终究还是这样了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菊花白,云朵般的白

    “深秋碧野萌新菊,默默杨花向辟隅。”因为菊,我喜欢上了秋。这些小野菊,总在人们不经意的时候悄悄爬上山头,于是,漫山遍野,尽是小野菊的身影。我一度惋惜它没有盛开在好的时节,没有蜂蝶的簇拥,也少有人专门爬上山坡,驻足欣赏。可我总会在周末,一个人爬上山头,蹲在花丛中,像站在云层上,我流连在一朵花与另一朵花之间,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脸庞,嗅着她的清香。“一枝幽艳迎秋开,孤零见者犹怜不忍摘。”我不愿采下一朵来做标本,纵然能够长存,却失去了灵性,我不愿做一个扼杀她天性的罪人。也有年轻的妇人会将这些小野菊采回去,放在簸箕上晾干,装进孩子的枕头里,大概有助于睡眠吧。许多年都没再回过老家,每到中秋时节,我便开始怀念那些小野菊,又因看不到她们而伤感,觉得像是过了一个假的秋天,内心深处早已经潜移默化地多了一个观念:没有野菊的秋天是不完整的。多想再看一看那漫山遍野的小野菊。

 

    朵朵桃花早已凋落,化作春泥,为小野菊的盛开积蓄力量,金钱河依旧缓缓流淌,愿故乡的一切安好,风雨微柔,相思依旧。(责任编辑 叶芳琳 见习编辑 靳竹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