湖北民族大学桂园在线
当前时间:
散文
当前位置 | 首页 > 校园文坛 > 散文

城北旧事

时间:2017-09-21 12:27:57.0 作者:guiyuan012 来源:76047 阅读:

文学与传媒学院 王牧歌
       已经一年了,没有再去过城北你的家。
有很多东西会变老,事也好,人也好,可是,有关城北,有关你,我要让你知道,你们都在将在我的记忆里,永新,永不破旧,永不衰老。城北不是城,只是你的家坐落在一个名字含有“北”的地方,就这样称呼了而已。况且我这样称呼,你这个老学问肯定会很高兴,如果你在,肯定会摸到你的放大镜看个不停。
对城北,我是很了解的,了解到看见这两个字就觉得熟悉,谁让我跟着你们长大呢?
城北比我自己的家乡要大很多,人家也多,各种各样的风俗也多。于是三天两头去赶一场庙会,隔三差五去听一场戏,而这些活动中,有很多是我不感兴趣的,你和那些老头子搬个马扎挨着坐,一边摇扇一边摇头晃脑,看到动情处,眼泪竟扑扑流泪流,每次看到你红着眼睛,我就会可劲儿嘲笑你:“说我爱哭鬼,你自己不也是!”我嘲弄你,你竟然也不生气,还笑了,破涕而笑,点了点我的脑袋瓜。我跑开了你也不管。自己津津有味看戏,往往是到了晌午你也不说走,夏天的毒太阳晒成烤红薯的我一遍遍催你求你,你才肯说走,丢下你的戏伴儿牵着我回去,路上还会愧疚地给我冰棍儿消暑。
那时候,一年中有一半多时间我是寄居在你家的。不过理由却不是因为你,而是你的老伴儿。你老伴儿对我最好,脾气最好,做的饭还很好吃,哪一样都胜过你,所以,事实上上面讲到的情况只是偶然的,你说是不?毕竟在家里的时候,毕竟你老伴儿在的时候,我都是同她说话的,吱吱呀呀的风扇下,我和她说话,你要么打盹,要么看你的戏,偶尔插句嘴还被我们嫌弃。
不过,有一件事情,我还是需要你的,也不嫌弃你。冬天,城北极冷,我小时候瘦弱,经常肚子疼,而每次肚子疼的时候,谁都拯救不了,除了你。所以每次肚子疼,我都会不得不放下面子,一改平日对你的态度,求你。而你总是有求必应,不计前嫌,把我抱起来放在你的腿上,用你的粗糙的大手揉着我的肚子,炙热的手一遍遍抚摸,好像有魔力似的。奇怪得很,肚子一会就不疼了,我在你怀里,看看窗外的风景,看看你的脸,一会就睡着了。
这些,是发生在城北的夏天和冬天的事。
春天的城北是最美的。榆钱儿、槐花、梧桐花,一波接一波,你搬来梯子,够榆钱儿,摘槐花,一串串,一枝枝,好看又好吃,每次吃这些野味儿,你都会莫名开心,嘟噜嘟噜说你小时候的事。
春天,城北又清香又美丽。
秋天的城北,秋雨连绵,我要上学了,不能每天和你们在家玩儿个不停。你给我买小凳子,在小凳子背面写我的名字,自告奋勇、兴高采烈,却把我的名字写成错别字,“歌”都写成了“哥攵”,我又开始瞧不起你,你也有点儿羞红了脸,推上自行车,把我抱到后座,“扬长而去”。
车轮子在路上留下一道道沟,颠簸得我屁股疼了好久。
城北的春夏秋冬轮替着,一年又一年,城北依旧那个样子,而你,忘了我会长大,我,忘了你会变老。
就像那些烂俗故事里的桥段,我在城北待的时间越来越少,我见你的次数越来越少,我以为你会等我,我以为你会等到我。
直到那一年的三月份,春光明媚,微风和煦,天气那么好,你却不愿意继续等我,你离开了城北,无声无息。
于是,城北,一夜之间没有了一个值得我挂牵的东西,一草一木,似乎都在宣告着与我再无瓜葛。
我不回城北,不看望城北,已经有一年了。
母亲说城北现在好破旧啊,不知怎么回事,感觉人家少了,地方小了,再不复往昔。
城北,故地重游,最怕物是人非,而事实可能就是物非人也非。
城北旧了,姥爷了,所有的事都旧了。
那些名叫“城北旧事”的回忆永远不会老去!(责任编辑 靳竹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