湖北民族大学桂园在线
当前时间:
散文
当前位置 | 首页 > 校园文坛 > 散文

我与绿皮火车有个约会

时间:2017-10-17 18:57:51.0 作者:guiyuan012 来源:76411 阅读:

□化学与环境工程学院 望欣欣

         穿梭在清晨的丛山中,那一弯绿皮蛇,蜷动着身躯蜿蜒爬行在各处山腰之际,一声鸣笛打断了丛林的宁静,一抹炊烟袅袅飘起,“咔嚓咔嚓”的规律节奏回响在我的耳边。绿皮火车,这一次你终于赴约而至。

   常想起小时候最大的心愿便是去见一见那小说中的绿皮火车,坐在车厢中,靠着窗遥望窗外划过的风景,伸出手与清风问好,让夹杂着泥土芬芳的风儿轻轻抚摸我的脸,阳光也能趁着我的闲暇倾倒在我的脸颊。那炊烟,那开向远方的鸣笛无一不在呼唤着我。这次十一小长假我走出民院,第一次脱离了父母的拘束,心便驰骋在梦中的大草原上,让我得以勇气踏上了一条寻找之路,我要找寻多年来梦寐以求的那弯绿皮火车。

   我选择的是一条从哈尔滨到满洲里,穿越松嫩平原、大兴安岭,直往呼伦贝尔大草原的鲜有人问津的路线,它是中国现存的16条老式绿皮火车路线中最长的路线,同时它也是最令人向往的,东北三省的几大著名景区,它都直越而过,似一条曲折的长龙游荡在这片大地之上,飞跃于群山之中。

   10月1日的凌晨3点,我被闹钟叫醒,因为这趟老式火车每天只有5点30这一趟,很多人也都慕名而来。虽然此时的哈尔滨已经只有4℃,身上穿的已经是我们湖北深冬才出现的夹心大棉袄,但为了赴这一场盛宴,没有什么可以浇灭我的热情。我独自行走在这漆黑的大街上,路灯照亮了前行的路,寒风也扑面而来,哈尔滨的风是潮湿的,并不像北方的风那般干燥又刺脸,而我正在逆风而行。到了哈尔滨北站,已是黎明拂晓,未曾静待多久,从不远处传来一声鸣笛,正是那小说中熟悉又悦耳的声音,我转头遥望,那缕炊烟袅袅飘起,那绿皮火车迎面而来,我的四肢不再听从我的使唤,如同与多年未曾见面的老友一般,我迈开僵持已久的脚步,伴着微风想给它一个久违的拥抱。

   踏上这列车,我便直往两个车厢的交接处,站在夹板上,抬起头朝着风迎着那些许日光,大声叫道“啊!绿皮火车,我来了”。

  一路而过的松嫩平原都是湿地,随处可见野鸭在田野上觅食栖息,也有未收割完的稻谷,一半金黄摇曳一半只剩桔梗。“一马平川”便是最好的修饰,黄昏的余光点缀着平原的秋,这儿的秋不同于恩施的秋,这儿的秋没那么多的雨水,但空气中同样夹杂着太多的雾水,秋也未有落叶,只是浅浅的枯黄,寒气很重,然而白日里也有淡淡的太阳,那日光撒在脸上格外的舒适,一半儿温馨一半儿凉,也有大雁南飞,也有秋水共长天一色。窗外划过越来越多的山丘,地形开始有了起伏跌宕,可以看到连绵不断的森林,我想这便到大兴安岭了吧,忽地让我想起了老舍先生的那句“高岭苍茫,低岭翠,母林明媚,幼林幽。”大兴安岭被万亩森林所覆盖,大大小小的山岭耸起,各岭各峰形态各异,高低起伏却又不险峻,展现出一种雄浑、壮阔的美。这儿有压抑的黑绿,也有浓厚的墨绿,也有让人心旷神怡的翠绿,还有绿中那一点点的淡红,还有嫩嫩的浅黄。虽是早秋,这儿的森林更多的还是绿,湖北的秋色在这里找不出丝毫的身影,用“五彩斑斓”来描述此地的秋再合适不过了。单是凭借我这支笨拙的笔是描述不出的,大概娴熟的油画家才能描绘出这样独一无二的景色。

  绿皮火车“哐当哐当!”,窗外又划过一片平原之景,不同于之前的松嫩平原,这儿是一望无际的呼伦贝尔大草原。这儿的天似乎比别处的更加蔚蓝,白云朵朵沉淀在这一片蔚蓝之中,像是硫酸铜一般的沉淀混合物,这种蓝是别处看不到的,比别处的更加可爱。这片草原在天底下一碧千里而并不迷茫,各处的小丘似乎是堆着牛羊吃剩下的谷堆,羊群四处寻觅嫩草,一会儿这儿有一群,一会儿又来了一群,像是绿色草原上织出的朵朵白云,流动着,漂浮着,那么的静谧安然。远处的草原衔接着蓝天,渐渐地流入云际,那么的自然,又让人惬意。绿皮火车啊缓缓前行,而我却停滞在这儿,享受着它的安谧。

   绿皮火车啊开往满洲里,内蒙古的风光啊我来不及去欣赏;绿皮火车停在了满洲里,一路上的风光,我来不及去回想;绿皮火车啊你“哐当哐当”的回响在我心头荡漾;绿皮火车啊你那一缕缕起始的浓烟,带走了我的心田;绿皮火车啊我和你的约会,来日依旧可期。(责任编辑 靳竹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