湖北民族大学桂园在线
当前时间:
散文
当前位置 | 首页 > 校园文坛 > 散文

七百年后

时间:2017-11-11 16:29:27.0 作者:guiyuan012 来源:77093 阅读:

□生物科学与技术学院 唐圣妮 

  立冬的到来,虽不至于让大地划出裂痕,但也让绚烂了一个盛夏的荷花变得了无生趣起来。这屋边的荷花本是过路人的无意之举,却让我这屋中人对其日渐记挂。于是才会在冬至之后,却仍妄想着“画船听雨眠”的情致。到村头向早已闲散在家的渔夫借木船,那依靠木船吃饭的渔夫是不会吝啬将其赖以生存的物件借出的,为此我总是不切实际地认为他是来避世的梭罗。而我也只能独自将木船拖回家,一路上木船在粗糙的水泥地上发出刺耳的声响,在我看来像是对着陆的反抗。

  跌跌撞撞地将船拖放进水中,溅出的水花颇像是儿时散落一地的油彩,让我难以招架。大自然是不会体谅我这样胡思乱想的人的,并不愿意帮我完成这荒唐的愿景。雨天躺在船舱中,本以为是极其惬意的事,却不堪其扰,被连绵不断的雨声裹挟着。视线的封闭使听觉愈发灵敏,黑暗中的一切事物都变得跃跃欲试起来,我似乎能清晰地感知到万里高空中的云积聚成水,幻化成雨,像是千军万马扫除万千障碍,密密缝缝地敲打在船沿上,又如有一双神来的手,将弹跃的水珠积聚一齐,重重地落到波澜重生的水塘里。
  

  我总是在秋分之后将这滴水珠打捞出来,将这滴沾染了鱼腥味、草丛香的玉露灌入旧糖果瓶中,再如圣徒般虔诚地埋入被选中的树下。

  重见天日是在一阵嘈杂的喧哗声中,西伯利亚吹来的秋风和人们的欢笑声在空中相撞,崩炸出的礼花热烈地照亮这片丰收的田野。我乐意站在土垛上,克制地兴奋着,从容地打量每一个幸福洋溢的脸庞。远方传来的隆隆声伴随白露一起到来,这样的震动总是会惊动我的脑部神经,总是对这样的庞然大物避之不及,这不是现代的“木马”?它可让特洛伊人民为此付出惨重代价。没有人愿意和我一齐绕到这怪物后面去拾起掉落的麦穗,自然也难以体会到播种时真正的期盼。我在秋分这一天将被怪物遗落的幸存者安排在新的岗位,它们都尽忠职守,在秋日里给我带来新的绿意,在被格式化一样的金黄稻田里偶有几株惹眼绿,定是会被优待的。行走在田野边,往来路人的目光总会不自觉的被那抹绿所吸引,为人类粮食而献身的殉道者的尸体尚在一旁,人们就已开始为新的未来喝彩。到了深秋,我就不大乐意出门了。偶有一次,被祖父牵着经过田野时,远远望见新绿连成的一片锦缎,就这样蜿蜒到远处高高的坟茔上。

  坟头的草长得比人高,是我每年夏天都见到的景象。祖辈修房子似乎不曾忌讳生死之界,推开老屋后门,远望去便是坟茔。夏季有意思的玩意儿太多,现在回想反倒显得一切都无趣。在田野中肆跑、菜田里抓虫的事例不胜枚举,却也都成为脑海中的黑白映画,唯有在坟茔上下追赶的往事让我怀恋至今。
 

  幼时的玩乐之事是贫乏的,也是富裕的。我们乐衷于创造性地发明新游戏,拾拣新物什,就发现坟茔这片“战斗”的好场所。我们这群闲人就这样去了,在每个日落而息的黄昏,我们一路捡着树枝,一路商讨着策略。穿过大片稻田,稻叶刷在身上“沙沙”直响,像是欢送的乐队。一路走岸上就有无数只青蛙向水田跳去,为了躲避我们的行军,它们不惜将自己张成“大”字,沉入水底,就像我不惜保全自己,一直垛在最大的土垛后一样。“最重要的人一定是要处于最安全的地方的。”我总是这样对自己说。待到我慢悠悠走出来,伙伴们早就散了。没有什么比热腾腾的晚饭更具吸引力。独自蹲在水塘边洗手,见到路边的草木已被虫子咬得破烂不堪,颇有点像这世界版图。透过这不规则的咬洞,我仿佛看见了春日里未来得及苏醒的种子。

  当父辈拿着种子,在田地间为播种而忙碌时,我在春风这个日子去开荒僻野,拿着仅剩的小铲子,找到池塘边的一块荒地,就蹲下除起草来,没有被农忙催促的慌乱,只是期待着“悠然见南山”的情景。狗尾巴草的根茎太坚韧,我就顺着茎络挖去,随之就有了许多不知名的生物显现在阳光下,突然的大白于天下让它们惊慌地逃窜,我被吓得站了起来。

  “是在干什么?”过路人也许好奇我这样的一个闲人。

  “翻田种种啊。”

  “种什么?”

  “不知道,看等下还可以剩下什么。”

  “那是什么?”我注意到他的一个网袋子,里面有黑色圆圆的东西。

  “荷花种子,要不给你几颗。”

  “可以种在土里吗?”我兴起。

  “要不你试试。”

  他从袋子里抓了一把,边挑边嘀咕“要选颗大的,说不定能活”,边说边若无其事地将剩下的丢进旁边的池塘里,跌落进池塘的种子被松软泥土承接,它们将在谷雨之后迎接生命形态的剧变。

  村民们年复一年地这样劳作着,由节气的指引,了解土地的收成,他们是见天地。而我们日复一日伏于电脑桌前,由网络的触角,感知城市的发展,我们是见自己。城市的霓虹灯使日与夜、年与年之间的界限日益模糊,谷雨、芒种、秋分……再也不是耕种的指路灯,它们被印刷在词典里,被封存成一个个漂亮的名词。(责任编辑 靳竹)